好文网

Hi, 请登录

解读澳洲华裔作家布赖恩·卡斯特罗后现代小说《上海舞》的多元性主题

推荐阅读:SEO干货网站内部链接优化与整站优化>>    推荐阅读:一份完整的企业公众号运营草案>>   

《上海舞》于2003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全书共447页。小说一问世艾浩宾斯 记忆曲线,便引起了评论界的广泛关注。

泽维尔·庞斯评论说:“所有这一切使小说产生一种几乎是梦幻般的力度,一种元现实主义的紧凑性每一个细节都是一个更大谜团的一部分,只有将所有这些拼凑起来,这个设计才会浮现……历史并没有完全重复自己,而只是在重新上演相同的基本模式。”

亚马逊书网这样写道:“该小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既是历史又是小说,还是跨越了各种文学形式,讲述了普遍意义的人类经验。”

3.本文主题②

本文通过对小说《上海舞》的文本深入阅读和研究,适当结合运用后现代文学理论,归纳出本部小说《上海舞》在后现代主义文学的框架下所呈现的多元性特点,即:①时空跨度的多元性;②人物身份的多元性;③文化表现的多元性。通过这三个层次解读《上海舞》这部自传式小说中体现的多元性主题。

三、小说多元性主题的解读

后现代主义反对用单一的、固定不变的逻辑、公式和原则及普适的规律说明和统治世界,主张变革和创新,强调开放性和多元性,承认并容忍差异,是对现代主义的批判和超越。(王祖友,83)

1.小说时空跨度的多元性

《上海舞》讲述的时代背景,跨越了几个世纪,人物踪迹遍及美洲、欧洲和亚洲等地。在小说的“在容家”这个故事中,作者布赖恩·卡斯特罗这样写道:“哦,点点滴滴的生活跨越了两个世纪和两种文化。记得最多的是那些阴云密布的日子,它们保护了他免受群体事件的恐吓……”(P.130)

小说的几个主要人物,包括主人公安东尼奥、父亲阿纳尔多,都存在于多元的时空界限,他们尝试通过各种途径寻求身份,在模糊的时间界限里获得生存。

(1)安东尼奥的多元时空跨越

小说的主人公安东尼奥·卡斯特罗通过回忆,穿越了时空的跨度,去追寻自己家族的历史。

安东尼奥的旅途追寻贯穿了多元的时空界限。他从澳门回到上海,在“开往中国的慢船”这个故事中,卡斯特罗说:“我过了四十年后才回到我出生的地方。这片脏兮兮的水域,他们将我转到香港的港口,转航驶向上海。”(卡斯特罗,3)

安东尼奥·卡斯特罗过了半个世纪才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他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心灵的那个港湾。航程途中的疲惫,使他天天晚上做噩梦。就这样从珠三角来到了黄浦江,他穿越着层层的时间和空间界限,去追寻一个类似生存的“转机候车室”的地方,去继续翩翩跳起上海之舞,那种属于他天生骨子里的东西。

在追忆的时空跨越的过程中,安东尼奥娓娓叙述了从14世纪开始的祖先为捍卫家族信仰被宗廷烧死直到90年代的澳门回归等一个个历史时间片段,空间穿梭于各个大陆等地域,实现了自我的多元时空跨越。

(2)阿纳尔多的多元时空跨越

处于多元时空跨度的人物还有父亲阿纳尔多,他是一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在小说“新闻大战”的这个故事中,文章一开头的副标题就这样写着“上海属于眼下”,从这一句话中我们可以隐隐感受到卡斯特罗的生活观:人生就是要抓住时机,活在当下、享受当下,抛却烦恼和忧虑。

所以在文章下面的描写中,他这样说道:“如果没有过去和未来,也就没有害怕……”于是他悠闲地一手拿着报纸,一边以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教育并灌输着堂弟:“干吗要担心呢,如果你担心你死,如果不担心你还是死。”(卡斯特罗,212)

阿纳尔多以及时享乐主义者的生活态度抓住“当下”,用以证明自己多元的时空存在。阿纳尔多想要忘记曾经,忽视当今,以一种无畏和享乐的生活态度活在多元的时空中。

2.小说人物身份的多元性

人物身份的多元性可以从后现代主义作品情节中直接流溢出来,因为后现代主义者在消解主体的同时,必然导致对文学作品中人物身份单一性的根本否定(李艳丽,78)。这一特点也同样可以在《上海舞》的作品和人物中得到印证。

正如卡斯特罗这位中、英、葡混血作家所言:“在香港,没人将我看作中国人”,而“澳大利亚人认定我是中国人”(王光林,《摆脱“身份”关注社会》209),混血的安东尼奥·卡斯特罗也面临着身份的多元化。

卡斯特罗出生在香港和澳门之间的船上,无根无基、到处漂泊,缺乏传统意义上的身份认同感。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地存在着,生活穷困潦倒。和本文作者布赖恩·卡斯特罗一样,虽然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却生活在澳大利亚主流之外,被所处的社会所抛弃和隔离。在父亲离世后,他毅然踏上了漂泊之路,去探寻祖先的历史,去寻找治愈伤疤的药膏,追忆的寻根之路遍及世界各个地方。同时安东尼奥·卡斯特罗还通过零碎的照片、日记等,再现家庭历史,消解故事的线性结构,实现自我多元身份的探究。

3.小说中多元文化的融合

后现代文化是一种没有中心的多元文化,宽容各种不同的标准,主张“持续开发各种差异并为维护差异性的声誉而努力”,体现了多元文化相融合的主题(王祖友,82)。

小说《上海舞》的场景选在上海,因为上海是多元的、开放的世界。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大上海更是一个熔炉之地,是外来投机者的天堂。香港和澳门分别是英、法的殖民地。这些地方就是一个文化融合的多元世界。外来文化和当地文明交互存在,此时冲突,彼此融合。

在小说《上海舞》的“葡式免治”这个故事中,安东尼奥·卡斯特罗吃着美味可口的澳门免治,葱香浓辣的杂烩裹着各种配料,卡斯特罗一边享受般地品味着这种独特的混合味道,内心却深深地体会到了自己独特的感想:这份混杂的味道仿佛那难以忘怀的混乱和安全,仿佛所处环境的混杂,社会的混合和那多元文化带来的浓浓熏陶。

四、结语

在一次采访中,卡斯特罗说:“写作必须从标签或固定的观念和业已接受的观点的囚禁中解放出来。这是自由思考现代世界的惟一之路。”(王光林,《文化翻译与多元视角》,163)这也正是作者卡斯特罗在《上海舞》这部后现代小说中所体现的:通过打破传统小说的单一性和完整性,从而呈现出开放多元的主题,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空间。

注释:

①下文提及的媒体评论摘选于亚马逊书网《上海舞》商品描述之媒体推荐。

②关于本文的主题根据王光林译后记的启发,并适当结合了部分后现代文学理论进行分析文本中所表现的多元性主题。

参考文献:

[1]陈宝柱.布赖恩·卡斯特《上海之舞》的多样性解读[J].长城,2011,72-73.

[2]王光林:摆脱“身份”,关注社会——华裔澳大利亚作家布赖恩·卡斯特罗访谈录[J].译林,2004(4).

[3]王光林.文化翻译与多元视角:澳大利亚华裔作家BrianCastro(高博文)访谈[J].当代外国文学,2008(1).

[4]丛娟.后现代主义文学基本特征探析[J].广西社会科学,2005(6).

[5]于海李汝成.记忆与虚构——布赖恩·卡斯特罗的《上海之舞》[J].外国文学动态,2007(2).

[6]布赖恩·卡斯特罗,著.王光林艾浩宾斯 记忆曲线,邹囡囡,译.上海舞[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

[7]王祖友.后现代主义文学小结[J].社科纵横,2010(1).

[8]李艳丽.后现代主义文学的“零散化”审美特征探析[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0(1).

[9]王光林.他始终是个边缘人——看澳大利亚华裔作家布赖恩·卡斯特罗的创作[J].文艺报,2007(13).

来源【美文网】自媒体,更多内容/合作请关注「运营见识」公众号,赠文案训练手册电子书。

相关推荐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 网址
二维码
评论